李春良
  全書以柳城女子交警中隊的一群女警的成長為主線,描寫她們在一年四季中不同的生活和工作狀態。故事從始至終讓這群年輕的女警都處在極度的緊張狀態之中,但她們執著堅定,敢於擔當,以自己的嬌弱之軀對抗殘暴,她們熱愛生活,愛崗敬業,敢愛敢恨。她們或少年老成善於思考,或外表嬌弱內心剛強,或風風火火潑辣幹練,或溫婉可人感情豐富……但她們又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那就是對祖國、對人民的忠誠。
  曉婷看看自己纏上繃帶的手臂,欲言又止,那沒纏繃帶較輕的地方也有些紅腫。
  “按一琳說的,大家趕緊回去休息,明天都精神著點。”
  見姐妹們離去,麗茹又有些情緒低落,景莉替她理理鬢角的頭髮,說:“不要緊,晚上崗幾天也好,專門穿上高跟鞋練一練,高跟鞋可是女人的專利,你這麼漂亮的身材別可惜了。”
  一琳也說:“就是啊,也別讓詩夢總笑話你走鵝步,你知道鵝步是誰發明的嗎?拿破侖手下的一名將軍,因為閱兵時齊步不夠威武,拿破侖不滿意,這位將軍看到天鵝走路昂首挺胸,小腿不彎受到啟發,這就是後來分列式中的正步走的前身。士兵們訓練都練不成,誰知你一穿皮靴就是鵝步,還偏偏在上下臺階時,你不是找挨摔嗎?”
  幾個人讓一琳逗笑了。麗茹說:“都怪詩夢這個死丫頭,下樓時還笑話我。莉姐,我當時的姿勢是不很狼狽啊!”
  “不,那個旋轉的弧線絕對優美,把領導們都看獃了,可就是苦了下麵托你的曉婷。”
  麗茹摟過曉婷的脖子,說:“咱姐兒倆今後就是生死之交了。”
  各大隊的形象崗工程紛紛於近日啟動,這不是誰一時心血來潮。公安部交管局去年就倡議,今年省公安交警總隊又全力推進,只是上級並未要求形象崗必須由女警來完成。要求這個城市必須有一支女交警隊伍,是市領導的意思。所以儘管許大隊頭晃得像撥浪鼓,說:“這些女孩子一結婚生孩子,體形就變了,還有你讓她休產假不,你讓她照顧孩子送奶不,麻煩事多去了,熱鬧個兩三年保準堅持不下去,女警上路執勤就是個花瓶擺設……”沒待支隊長說話,局長當即拍了桌子:“什麼熱鬧個兩三年,大連女交警存在十多年了,她們行我們就不行,你出去洗洗腦,看看祖國大地上現在有多少個城市都有女子中隊了?告訴你這是政治任務,誰讓你的轄區在市中心了,全市唯一的這支女交警中隊就放在你大隊了,你許大隊長要是抓不好這項工作,我就讓你變成許中隊,還是女子交警中隊的許中隊!”
  局長一錘定音。儘管和局長交情不錯,許大隊再不敢和上級頂牛,特別是局長最後的這句話,每每想起心便突突跳個不停。他找來王政委,全面放權,這是他的法寶。
  諒你不敢不來!啟動儀式上,景莉見許大隊陪著支隊長和局長,心裡默念了一句,但他沒有主持,王政委主持,支隊長局長分別講了話,女警們集體宣誓,她們便從男警手中接過了鐘鼓樓街這處最繁華的路口。各路媒體蜂擁而來,許多群眾駐足圍觀,一霎時,景莉的信心不足了,她和她的隊員們能管理好這處全市最繁華的地段嗎?
  中午快和一琳換班時,詩夢哭著跑到景莉的麵包車旁。她遇上了一個刺頭駕駛員,拒不出示駕駛證,還說你一個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乾點啥不好,非得乾這活,又扣本又罰款的,小心找不到婆家沒人要啊!
  景莉急忙趕過去,見肖文靜正攔在一輛黑色奔馳轎車前,一遍又一遍地敬禮,嘴裡重覆著請您出示駕駛證、行車證。
  圍觀群眾越來越多,肖文靜仍然不斷地敬著禮,聲音平和但透著威嚴,景莉又帶嚴闊等人趕了過來,司機才極不情願地把兩個本本遞出車外。
  文靜仔細看證件又看看車輛,唰唰地開出了單子,說先生您的車不只停錯了車道,並且還涉嫌套牌,根據交通法規定,我們要暫扣車輛。
  司機一聽急忙跳下車,點頭哈腰說,別、別扣車呀。不就是掛了副別人的牌照嗎?
  文靜遞過去單子,迅速上車,麻利地倒車,打方向。
  司機看一眼單子,說肖……文靜,你是肖文靜,咱倆是小學同學啊!照顧照顧……
  文靜說對不起先生,我的同學中沒有開得起大奔的。說著將車停在了路邊停車帶里。圍觀群眾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。
  景莉一直觀察著文靜的工作,對詩夢說遇事別光顧哭鼻子,向文靜學著點。
  下午一琳帶班時,再沒發生什麼大的問題,倒有不少圍觀群眾來一睹女警的風采。還有一些拿手機和相機照相的。只是有很多司機為了一睹女警的風姿,車速明顯放慢,個別的甚至停下車,一琳連續開出好幾張罰單。傍晚高峰時分,路口疏堵保暢的壓力增大。第一天亮相,景莉怕再出什麼意外,除了醫院的麗茹和曉婷外,把全隊的十幾人全帶上崗,使鐘鼓樓街口比往日都順暢。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女子中隊(三))
創作者介紹

美食

cmfvqdxtrdjh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